Entries

【吧群命題活動】鳴佐短篇2(下品有)

突然)未來都市NO.6 非常好看……!


07. 特快專遞
“特快專遞。”
我清了清喉嚨,敲敲門,喊出那句千篇一律的話。
我認為我的工作很有意義。特快專遞跟一般郵件不同,承接的物件很多時候比物件自身價值更多一點……
這種感覺我說不上,一如我說不清自己有多熱愛這份工作。
等了好一會兒,見門後沒有一點反應,我又喊了句:“特快專遞,請查收。”
依然沒有回應。
這不是第一次送遞的家戶了,我甚至還記得這裡的主人有一頭耀眼金髮,青色眼眸,儼然遺傳了外國人血統,很難不記得。
為確保不用白走一趟,來這裡前還特意來電確認家裡有沒有人呢。我也記得那把嗓音,未脫少年期帶著些微青澀的沙啞,給人的感覺很陽光,也很有擔當,雖然有點聒噪……是主人的聲音沒錯。
對了對門戶號碼:1007,又對了對門牌:旋渦。沒錯,是這裡沒錯。
我熱愛我的工作。於是又喊了聲:“特快專……”
“遞”字還未出來就被裡面聽上去有點急有點無奈的“等等這就來了”打斷,然後眼前一直沒有動靜的門終於打開,門後出現了那位主人。
金髮,藍眼,外國人的感覺。我一直覺得自己記性不錯。
不過今天的他跟記憶中有點不同。似乎又長高了點,頭髮比印象中更亂,表情看上去帶點煩躁,就像把BOSS 打到還剩最後一滴HP 時突然掉線一樣。
然後我才看到金髮少年上身赤裸,下身只隨意套了條短運動褲,從鎖骨下開始……我眨了眨眼睛,確定自己沒看錯。
那是吻痕。從鎖骨下開始,一直到腰間,零零落落。少年的皮膚偏深色,其實不太顯眼,卻是一旦留意起來就無法忽略。
運動褲下的皮膚無法確認,但很明顯吻痕有繼續往下的趨勢,到了某個部位應該還滿密集的……
女朋友真熱情啊。我不禁如斯想。
然後我才想到自己來得不是時候。
雖然知道打斷了對方的非常時候,我還是相當敬業地微笑著遞上物件,並附上筆及收條,“請在空白位置簽署。”
他煩躁地抓了抓頭髮,拿過東西和筆。
我發誓不是好奇,只是順著視線掃了過去。
由少年腳下開始,似乎是衣物的東西歪歪扭扭地四散在玄關,一直漫延到客廳──居然從門口開始,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我有點汗顏。
我似乎能想像他的女友正光裸著身子──至少光裸著下半身,大張著腿,咀咒我的到來。
然後少年突然前了身體的舉動打斷了我的暇想,彷彿要遮掩屋內的情況不讓我多看一眼,把筆和收條交還,語氣聽上去明顯不悅,“麻煩你了。”
在我聽來簡直就是“沒你的事你可以滾了”,內心有點失笑,假裝什麼都沒發生的接過東西。“很高興為你服務。”
少年打發了我後似乎也不在意我離開了沒,就在門口拆起物件的包裝紙來。
我挑了下眉。我必須承認這次的確是好奇了。
只見少年一直臭著的臉突然舒展開來,揚起眉喃喃自語道:“該死的網購,潤滑劑現在才送到來!"
呃。
少年回過身,步伐輕快的往屋內走,門慢慢地自動掩上。
“佐助!這樣你就沒理由拒絕我了認命吧!"
這句話隨著漸漸關上的門與少年消失的身影遠去,卻一字不漏地傳到我耳中。
佐助?
是男生的名字吧。
……
…………
嗯。

我非常熱愛我的工作。特快專遞跟一般郵件不同,承接的物件很多時候比物件自身價值更多一點……例如非常時期為情侶送上潤滑劑,什麼的。

補:
鳴人想像佐助乖巧的躺在沙發上,一臉不滿又難掩渴求的等著自己,快速地回到客廳。“佐助──…”
客廳內空無一人。
鳴人正想戀人躲到哪裡呢,就看到穿著浴衣的佐助從脫衣間出來。
然而這沒有讓鳴人高興。“為什麼穿上衣服了?一會兒又得脫了多麻煩。”
跟他妄想的一絲不掛的佐助躺著等他的畫面差很遠呢很遠!
“誰要脫。”佐助簡單地丟下一句,開始收拾從玄關一路下來的衣物。“剛才的是誰?”
一說到這個鳴人就像獻寶似的亮起手中的東西,“送貨的,潤滑劑有了!你不能用這個理由拒絕我了嘿嘿嘿。”
“駁回。”佐助把拾來的衣物一件件放到洗衣機中,“良機已經錯失──喂!”
鳴人從身後一把抱住佐助,“你這個月拒絕得我太多了該駁回的是你!”
“開玩笑剛才已經用嘴幫你……”最後幾個字佐助幾乎是含在嘴裡根本說不出口,天知道剛才他是廢了多大的勁,那個不知別人努力的人還死死的壓住他的頭不放開一臉滿足的洩在他口中……!愈想愈是氣的佐助奮力想掙脫對方。
“放開……!”要五分鐘內讓你在嘴裡高潮我容易嗎我!
“兄弟說他還是比較喜歡你下面的嘴。”鳴人說著低級話,手快速地解開浴衣帶子,準確握住佐助的弱點。
“嗯……”佐助稍微分心就被鳴人面朝壓倒在地板上,“笨蛋野郎混蛋混球無賴鳴人他X的!”用盡畢生學到的髒話咒罵將滲滿潤滑劑的手指塞進來的鳴人。
“會說髒話的佐助好迷人w”
“迷人你個頭!…嗯嗯……”


08 注視
“眼睛……還看得見嗎?”鳴人伸出手,幾乎憐惜地揉了揉那人的黑髮。
“幾乎看不見了。”少年似乎才知道有人在他身旁,愣了愣,很快的淡笑開來,聲線空靈,“像現在,只大概看到證明你存在的黑影。”
“退化得有點快呢。”鳴人也笑了,很溫柔。“我以為可以跟你看更多美好的。”
佐助搖了搖頭,“這樣比較好。鳴人。”
“我沒有留在木葉的理由,看不到這裡因鼬的犧牲而一直延續的光景,我會好過點。”
“我以為你可以因為我而留在我身邊。只因為我。”
“自我感覺太良好了吧,吊車尾的。”

那時佐助像宣示一樣,否定著自己,也否定著鳴人。
鳴人有時想。
他拯救了全世界,而他的世界卻沒有因此而絢麗。

身下的人舉高了雙手,在鳴人的臉上胡亂摸索著,努力尋找想要的器官。
鳴人這才回過神來,“這裡…。”執起那隻纖白的手掌,親吻著指尖,讓他碰觸自己的唇。
“嗯……鳴人…”下身一點點地抽送著,比平時內斂太多了。佐助濕潤著眼眸,似乎有點不甘,掙扎著要吻上來。
驕傲的名門望族,即使在男人身下大張著腿承歡,理性在快感中逐漸崩潰,仍不忘主導性愛。
只有這種時候,鳴人才自以為是的想,也許佐助同樣深愛著他。
於是當那熟悉的甘甜的微涼的唇瓣貼上來時,彷彿乞求著更深的交合,鳴人覺得自己要哭出來了。
“一直看著我吧……用你這雙也許永遠失去光明的眼睛。”
一如我追逐你那麼遙遠的時間。


09 同學會


10 暴雨
宇智波佐助整理好自己的物品,坐在教室裡發呆。
盛夏下午六時許,窗外的天空卻是黑壓壓一片,豆大的雨水敲著玻璃敲著窗框敲著石屎牆響個不停,還有不時略過的閃電跟雷聲都說明了這次暴雨來得猛烈。

佐助看著外面傾盆大雨,猜度這場雨水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停下來。
他記得也有這樣下著豪雨全家人待在家裡的時候。
宇智波家比一般家庭特別那麼一點點。然而那個有爸媽哥哥的短短的五年裡,他們還是經歷了尋常家庭所能經歷的吧?

黑下來的天空突然亮白起來,隨著一道閃電略過大約兩秒後,震耳欲聾的雷聲也從天而降。
少年沒有因此而嚇到。而那雙黑眸卻在強光閃過後一瞬間黯淡了下來。
啊啊,他們還沒試過一家人遠門旅行,因為爸爸跟哥哥總是很忙。

佐助想,現在這種壓著胸口的心情是一種強烈的遺憾。
雨隨著剛才的閃電下得更大,鬱悶的心情也隨之揮之不去。
早知道就趁雨勢變大前放下學生會的工作跑回家好了。
早知道就不跟那人鬥氣連傘都不拿就跑去上學了。
……早知道就不為那無聊的事跟他吵嘴了。
他還是會擔心我吧?
一下子這種沒用的心情就浮了出來,佐助皺了皺眉,有點自我嚴惡。
甩了甩頭,果然這種令人生氣的天氣總教人胡思亂想。

“快點來接我回家啊,吊車尾的。”

佐助甚至想不起他到底只是OS 還是真的說出口了。
總之他只是自然地把眼睛移向教室門口,那個不知何時已然成了生命般存在的人就出現在那裡。

鳴人兩手分別拿著傘,其中一把傘滴著水。而持傘的人從腰下開始幾乎濕透了,氣息有點紊亂,看來剛才是從地下跑上教室來的。
“為什麼來了?”佐助邊說邊站起來向鳴人的方向走去,步伐有點緩慢。
那人像笑容免費贈送一樣隨即展開了笑顏,聲音清爽溫柔:“接你回家啊。”
“笨蛋,怎麼濕成那樣?”佐助在距對方三步之遙的位置停下來,語氣聽不出情緒。
果然早上的吵架在他媲美恐龍的粗神經根本不是一回事嘛。
“笨蛋的是你吧!天文台早就說了今天下午會有暴雨還忘了帶傘,困在學校回不了家吧?那是當然的啊,我還是坐計程車過來的,只是門口到學校已經濕成這樣了!……嗯?”
正當鳴人喋喋不休的說教時,黑髮少年快步的走上前,穿著短袖校服露出來的纖白手臂緊緊是貼著鳴人的胸膛,就這樣靠著對方。
他們永遠離他而去的那天也是這種天氣。
所以無論如何只有今天讓他再依賴一下吧。
把臉埋在鳴人的脖子裡,佐助的聲音有點模糊:“那為什麼還要來。”
鳴人覺得自己的聲音有點侷促。“這不是很明顯嗎?因為擔心你啊!”
然後就像電影慢鏡般,鳴人看著眼下的少年率先抬起頭,擅自勾著他的脖子,輕輕的吻了上來。
他分明看到了黑髮下掛滿耳環的淨白耳朵舖著淡淡的粉紅。
於是鳴人隨手扔下雨傘,把懷裡還有點纖細的少年壓到牆上,決定吻夠了再一起回家。


11-1 那年夏天
(545 衍生YY,下品注意)

我感到自深處洋溢滿身的力量。
那年夏天,我的身體終於變成終極淫獸體。
我專注地把力量集中在手指上,由查克拉組成的如小獸的觸手便能隨著意識活動自如。
我開始想像當我幫佐助擴張那裡時,這些觸手會是很好的輔助工具。
我用盡氣力協調身體各個肌肉組,好讓他們隨時隨地生出觸手,包括我的好兄弟。
然後我發覺兄弟一旦充血了那些查克拉觸手就會擅自跑出來,當被佐助含在口中或是進入他的身體時就更失控。
此刻我小心翼翼地把已經生出蠢蠢欲動的觸手的兄弟塞進佐助的後孔裡,從上方清晰看到佐助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兄弟完全進入時,連我都不知道什麼數目的觸手開始在佐助體內肆虐,我以為佐助要尖叫出來了,然而他只是睜大了眼睛﹑微張著唇喘息著,黑色碎髮下光潔的額佈滿細汗,似乎連呻吟都做不了。
我將這種種理解為興奮。
那年夏天我也明白了一件事。
既然不能令你身心離不開我,那麼至少讓你的身體離不開我。


11-2 那年夏天
鳴人記得那時是初夏。
陽光有種蒼白的味道。一片窗明幾淨,少年手執碳筆,在畫紙上勾勒著未知國度的迭麗。
他表情柔和,似乎專注卻也隨心,將畫中之人的髮絲一筆一筆添上。
黑髮﹑黑眼睛……畫中人的五官非常纖細,眉宇間卻帶著微妙的英氣,是一種中性美,讓人一時看不出描繪的人是男是女。
鳴人一開始沒注意到他用的不過是一支黑碳筆,作品完成時才意外覺得畫中之人本該就是黑髮黑眸,彷彿在遙遠的年代裡他們曾經相遇。
然後宛如詩人傾慕神祗的容貌,畢生以詩詠嘆那瞬間絢麗。
鳴人凝視畫像,有種窮盡一生也不可能有比此作品更讓他滿意的誕生筆下的錯覺。
他幾近痴迷地,拉近自己與畫像的距離,在既定的位置停下,想像面前是一扇玫瑰窗,相隔的是彼岸與往生。
於此他親吻畫中之人,輕言“我愛你”。
那年夏天,少年的確覺得自己戀愛了。

那是有點年歲的陳事了,縱使直到很久以後鳴人也不敢向任何人說起這件事。
於是當漩渦鳴人邂逅宇智波少年時,當年的畫像早已遺忘在角落。

然後。
鳴人在認識佐助一些年月的夜裡依然反覆夢迴另一個夏天的午後。
那時正藉盛夏。
鳴人經過走廊時,佐助房間的門並沒有完全閤上。順著視線,黑髮少年坐在書桌前,趴在自己一條手臀上,似乎睡著了。
天氣很熱。佐助只穿了件淺色的背心,居家短褲,兩肩細微而緩慢地起伏著,睡得很熟。
之後的一些細節鳴人已經想不起來了。
他只記得那時吸引了他目光的是黑髮少年暴露在空氣中的肩膀,還有那白晢的後頸,穿背心的關係,連那瘦削的肩胛骨也若隱若現。
鳴人只覺得對方的輪廓當下愈放愈大,高清得能數清於那眼皮上的睫毛,殊不知其實是自己愈靠愈近。
當雙方的唇貼近得可能只須一個呼吸就能貼上時,這種熟悉的情景讓鳴人終於想起那被遺留在歲月裡的畫像。
思緒千旋萬轉,鳴人只能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而後他看著佐助緩慢地睜開眼睛,對於兩人如此相近的曖昧狀況沒有驚訝,只是直勾勾地盯著自己。
遠古時代就備受祝福的寶石。他由衷歌頌這雙或許自上世紀就很喜歡的黑眸。

那年夏天漩渦鳴人終於了解到一件事情。
那位名為宇智波的少年早在未知而綿長的年代裡等同於他的愛情。



繼續)NO.6 真。耽美BL 好萌!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greenbird37.blog126.fc2blog.us/tb.php/83-98fd00c9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ABOUT ME

greenbird

名.greenbird
暱.
性.雌性.WS攻
日.1990/01/12
愛.畫畫.寫作.意淫
癖.小亮.自戀.腐女子.花痴
萌.棋魂光亮.DGM 亞神.NARUTO 鳴佐.主角總攻大愛
宗旨.major 去死

Extra

HITS

HAˇAKˇNS

WS さん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