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吧群命題活動】鳴佐短篇1(尺度有)

響應鳴佐吧HI 群活動。
因為很大機會繼續產所以是1。

-----

規則:
逢星期六鸣佐吧群里举办鸣佐命题作文活动
星期五晚放出题目,在星期六晚上12点前交文给群主
通过审查后群主会把作文发在吧里该题目的帖子下,由吧亲选出每次最好的短文
如有不在群里的吧亲想凑热闹也可自行参加,把文回在此贴下就行
字数不限

为增加趣味性,群里的文将不标注作者
大家可以纯粹支持自己喜欢的那篇文

-----

不過我經常沒交也屨遲到就是了||||
重點在於愛嘛﹑愛!


01. 感冒
其實佐助喜歡生病的時候。
小時候一旦生病了,媽媽跟鼬都會特別緊張。
他甚少生病,但一旦生病就是好幾天。通常是媽媽負責照顧他,在暗部中總是很忙的鼬也會儘量抽空待要燒飯的媽媽照料自己,這種時候絕對沒有那句“下次吧”。
清醒時叮囑的話會不絕耳際重複又重複,即使睡著了,醒過來必然發現身旁總有人在守候。
每一個細節都是溫柔。

“嗯……”佐助呻吟了聲,覺得喉嚨嘶裂般的痛。
“醒了?”感到手上一陣溫暖,耳邊是那熟悉的恒常的溫暖的嗓音,“還早,再多睡一會。”
佐助才覺得四周為什麼這麼暗。“影分身?”聲音沙啞連自己都認不出來。
“……本體。”幾秒的沈默讓佐助篤定鳴人大概是因為自己的聲音皺起了眉頭。
“不是明天才回來嗎。”多年後的今天竟是同樣的光景,讓佐助錯覺也許他還在睡夢中。
“你感冒了嘛。”佐助感到那人欺身上來,用唇探了探額頭的溫度,“認識你這麼久第一次見你生病,我不想錯過這可能是唯一一次照顧你的機會。”
“我生病了你似乎很高興。”轉著有點緩慢的腦袋,佐助說話的聲音也軟綿綿的。
“我擔心得要死啦。雖然的確有點。”鳴人的唇慢慢移動著,吻了吻他的鼻尖,又啄了啄他的唇。“你現在這種聲音很折磨我。”
佐助扭著頭避開鳴人的吻,“……笨蛋,會傳染。”
然後聽到鳴人笑嘻嘻地說“笨蛋是不會感冒的”。

佐助凝視大概是鳴人的方位好一會兒。
“怎麼了?”
“……沒什麼。”
“我提早回來了我以為你會更驚喜一點。”
“……”
“果然還是會嘛?嘿。”輕快的聲音,要是平時佐助早就一拳揍過去了。
“快點好起來吧。”

說不出口,“其實我也很高興”,怎麼都說不出口。
帶著彆扭的心情再度合上眼睛,佐助一邊偷偷的想也許可以再多感冒幾天,一邊又矛盾的想著要快點好起來。


02. 媚藥
(NC17,慎入。)
面對比平時更灼熱露骨的視線,佐助不想承認自己其實有點後怕。
兩人的距離不過一米,他清晰看到鳴人額上因極力壓抑而冒出的細汗。
自己不就在眼前嗎?有時佐助不得不佩服鳴人的忍耐力。
眼前的男人從來都很溫柔,對自己尤其是。
這樣想著,佐助舉起手,青蔥的指尖抹過流金髮絲下細細的汗珠。那人瞬間抓住他的手,似乎是警告,滾燙的手掌卻是不願放開。
佐助挑了挑細長的眉,嘴角勾起魅惑的弧形,最後點了點頭。
他才不會承認自己剛剛勾引了一隻危險的野獸。

“嗯,嗯……鳴人…”
佐助終究有點後悔。
把口中過多的液體吐出來,佐助大口喘息著,只是稍微移動也能清楚感到剛才鳴人射在體內的精液流動。想起剛才自己用雙腿緊纏對方的腰,明示要內射的舉動,佐助覺得自己的臉燒了起來。
“喂…你……”
還未從第一次餘韻中喘息過來,身體被翻過去臉朝下的壓到床頭處,一雙熟悉的熱掌安撫著佐助的臉,引領他面對那以驚人速度再度充血的雄起,佐助沒有多想就張嘴含住,幾乎是本能般搖晃著腦袋極力取悅鳴人。
“明明不討厭這種事,為什麼不吞下去?”
上方傳來鳴人調笑的聲音,佐助很清楚鳴人現在是什麼情況,光是塞滿自己嘴裏的這個的程度就知道,居然還有這種餘裕跟自己調情。
“嗯…味道不好…不習慣……”說話的同時就要移動舌頭,這令佐助嘴上的動作有點困難,於是兩手並用愛撫著不能納入口中的部分。
“做這種事倒是很習慣?”鳴人以手輕撫著佐助被欲望撐大的嘴,安慰著。
“你閉嘴……”其實如果只是嘴上的侍奉,佐助還不至於這麼快吃不消,重點是──
“哼哈…你混蛋……慢點﹑嗯……”佐助驚呼,扭過頭抗議著身後的本體,但根本說不了一句完整的話。
身後一直沒拔出來的欲望停了短暫的幾秒後再次律動起來,動作有點粗暴而且有點失控,每一次撞擊都是把尖端褪到穴口邊緣,再一下子埋到最深,如此重複著,快速而準確地撞擊著體內的線體,直把佐助推上滅頂的快感中。
修正剛才的話,鳴人對自己的確很溫柔,但不包括H 時。
前戲時鳴人還可以很有耐心地誘導佐助熱情投入起來,可一旦進入佐助的身體了,就一發不可收拾的不能駕馭。
平時鳴人的體力就已經超乎常人,現在還被下藥了,到底什麼時候才結束……
但一想到如果他不出手而鳴人要抱其他女人解決,佐助覺得這才他最不樂見的。
鳴人對佐助的獨佔欲有多明顯不只本人知道連其他人都明白得很,但同時自己至於鳴人的,絕不亞於前者。
然而他還是不得不吐糟為什麼非要來3P……
努力吸舔著占滿口腔的碩大,佐助覺得下巴有點累,瞪了瞪上方那個一臉享受的影分身鳴人,催促著。
“這眼神犯規啦,佐助……”
犯規的是你的體力啊混球!心裏咒駡著,佐助感到嘴裏再一次被熟悉的味道填滿。


03. 家 or 春告草

「我只要你留在我身邊。」

鳴人叫他留在他身邊,他便留了下來。
……說不出口,如果歷史只能束縛至當下,至少現在的他怎麼都說不出口。
這種近乎咀咒般的愛情。

佐助看著身旁的鳴人。即使怎麼看都已經看不清那大概跟記憶有點距離的輪廓,他就篤定,自己分明注視著那雙緊閉的雙眸,兩片湛藍色依然安靜地緩慢地在眼皮下移動,也許做著某個甜美過去的夢,或想像的未來,總之不要是現在。
想著,佐助壓低身子,藉著初晨第一抹陽光,指尖摸索著勾起鳴人流金的髮絲,低下頭,吻了吻大概是眼角的位置。

「讓我一輩子也離不開你。」

一扭頭,就看到那初露晨光的風景在他眼前重開。
終究是有點暗。

因此沒有看到背後那片風光明媚的天空。


04. 平衡世界

05. 蜜月

06. 錢包丟了以後
鳴人總算體會到當爸爸的心情。
從警察局帶回來的佐助此刻盤著腿坐在二人沙發上,手中拿著包蕃茄味的薯片,電視音亮調得很大,不知道真給節目中的搞笑藝人逗笑了還是什麼,總之該笑的點他就笑出聲來,兩排閃著光的耳環隨著身體顫動一晃一晃的。

鳴人坐在旁邊的矮凳凝視對方好一陣子。
有時他不得不承認世界可能真有一位造物主,因此把所有美好的都給了眼前的少年。
包括愛他的人。包括他所有憐愛。
歎了口氣,“洗澡,夜宵,還是睡覺?"
“看電視。"然而佐助抄來蕃茄形抱枕,慵懶地躺了下來。
“那麼先洗澡。"鳴人拿過隨意扔在沙發邊緣的遙控,關掉了吵人的電視,居高臨下看著眼下的少年。
佐助瞪了瞪鳴人,“給你個忠告,你聽人說話比較好。"
“我只知道未成年的小鬼要有充足的睡眠,不然長不高。"鳴人單手撐腰,說出佐助目前為止最為介意的事。
“你都不問一問為什麼我在警察局嗎?"
“不就丟了錢包又正好被被查身份證了?"鳴人拿開那幾乎能遮擋佐助全身的抱枕,“去洗澡。"
“你像我爸。"佐助撅了撅嘴,“你幫我洗就去。"
“難得我們有同樣的想法。"
話甫說出鳴人才開始想到底自己在回應佐助第一句話還是第二句話。

“吶,要跟我上床嗎。"
“這種援交的口吻是哪學來的啊……"鳴人打開蓮蓬,沖洗佐助黑髮上的泡沫。
“水好冷……"佐助瑟縮了一下,抗議著。
“讓你清醒一點。"鳴人調著水的溫度,“穿這麼多,不會痛?"
鳴人很快就知道,佐助的外表雖然一整個不良,但無論日常起居生活還是學校的事,儼然是優等生。那兩排張揚的耳洞大概就是那種“我成績好你管我"而能夠一直囂張地掛著。
禦下耳環後耳上那一個個小洞清晰可見,佐助耳朵的皮膚很薄,即使耳洞已經穿了好久一段時間了,洞口附近還是微微發紅著,總有種憐憫的感覺。
佐助想了想才知道鳴人指的是耳洞。“不記得了。穿第一隻時鼬說很好看,然後就接二連三地又穿了好幾個,不知不覺就……你知道的,那時鼬是我唯一的依存,幾乎討好地做一些自以為他可能喜歡的事,希望他能一直在這裏,"雙手抖著水,任水從指縫間滑落,想抓也抓不著。“可他終究是離我而去了。"
幫佐助擦背的手遲疑了一會,“……你第一次跟我說那麼多關於你家人的事。"
“只是你不問。"佐助的語氣有些微控訴,“你不喜歡?耳環。"
“怎麼會?"鳴人笑出聲來,“只是在想你大概因為這些耳環才被員警攔截吧?普通穿著校服的才不會給人查身份?"
“……我又不是故意丟錢包的。"佐助以為鳴人要繼續說教時,只聽到背後傳來“咦"一聲。
碰了下佐助的左耳,鳴人確定不是錯覺,“擴耳?"
“你知道這種事。"佐助的腰呈微妙的角度回過身來看著鳴人,不知是有心或無意地,勾著美麗的笑容,“那種感覺很有趣,就像做愛時明知道塞進去會痛卻還是會有快感的感覺。"
“這個比喻……"鳴人覺得眼前的光景有點失控,假裝扶了扶額回避,“為什麼你在我面前一點優等生的感覺都沒有?"
佐助乾脆轉過身來,“我以為你喜歡我向你撒嬌。"
“我的確喜歡。"鳴人拿過大浴巾擦了擦佐助的黑髮,“安心做自己吧,在我面前。已經沒有須要擔心令誰失望的事情了,在你眼前的人是我。"
“丟錢包也好,因為耳環而被看成是不良少年也好,這些都沒關係。"
鳴人用浴巾裹住佐助的身體,稍微彎下腰,吻了吻佐助的唇。
“重點是,我眼前的是佐助。"
愣了愣,佐助很快的開口,“再來一次。"
鳴人沒辦法的笑了笑,“不行。"
少年眼珠子轉了轉,突然揚起笑容。
“我二十歲行成人禮後,跟我結婚吧。"佐助甩了甩頭,濕潤的黑髮乖巧地垂著,頭髮上的水灑到了鳴人。
啊啊,這個笑容。
鳴人手臂一緊將眼前的少年帶到身上來,用力的吻了上去。

自從聽了某人對擴耳的看法就一直念念不忘……於是終於用到了XD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greenbird37.blog126.fc2blog.us/tb.php/81-cd631813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ABOUT ME

greenbird

名.greenbird
暱.
性.雌性.WS攻
日.1990/01/12
愛.畫畫.寫作.意淫
癖.小亮.自戀.腐女子.花痴
萌.棋魂光亮.DGM 亞神.NARUTO 鳴佐.主角總攻大愛
宗旨.major 去死

Extra

HITS

HAˇAKˇNS

WS さん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