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吻手禮活動】亞神短篇2

Q:
請給個色氣但又很悲傷的場景吧。←喂不要刁難樓下的親#

A:
所謂糖果與鞭子。
當神田快要睡著時,就感到身旁的位置凹陷了下來,果然不到一會兒那熟悉的微熱的驅體就欺了上來,小心翼翼的撥弄他的髮,還輕聲的喚著「神田」。
如果想要摸摸頭﹑親親嘴,就更用力的叫喚嘛,這種如耳語的聲響究竟是想吵醒別人還是要哄人睡覺。
神田已經想像到,此時亞連一方面明明想自己醒過來,一方面又怕真的吵醒自己,然後到底是死心不息地期盼著前者,但又未能下定決心只能溫吞地試探……怎麼想都讓人想欺負。
神田決定裝作沒聽見。
「神田?……」果然聲音漸漸低了下來,身旁蠢蠢欲動的驅體蠕動了一會,終究還是安份地躺下來。
抓緊這一刻,神田突然翻過身,就這樣壓住了亞連的身體。對方還未來得及驚訝,神田只勾了勾嘴角,黑暗中準確地捕捉到少年的唇,不輕不重的吻了起來。
「嗯……」交合的唇瓣傳來有點不安的輕吟,但很快就默契十足地逐漸把吻帶至更深。
主導的依然是神田。將幾縷垂下來的髮絲繞到耳後,神田側頭換著氣,這時聽到了亞連的輕笑,「我還以為你睡著了。」
「閉嘴。」
容易滿足的小鬼。有時神田覺得亞連的確比自己小三歲。
亞連想繼續接吻,神田卻突然撐起身,嘴角的笑意更深。「躺著別動,不然你就死定了。」
亞連發誓自己沒想奇怪的事。
直到腰間傳來皮帶解開的金屬聲和褲子拉鍊拉開的聲音,那微涼的手順著既定步驟探進底褲裡握住內容物,少年才終於瞪大了眼睛。
「神田……」伸手想掩住那幾乎呻吟出聲的嘴巴,卻被神田另一手擋了下來,壓回原處。
「說了不准動。」
神田微微皺起來了眉心,似乎有點不滿。覆在下身的手開始上下移動。
動作沒什麼技巧可言,可以說有點粗暴。但亞連還是覺得舒暢無比。
……其實根本不須要什麼技巧,光是欣賞上方那張難得似笑非笑的表情,足以讓亞連到達彼岸。
想到這裡,亞連奇怪明明現在是黑夜,卻是看到眼下一片花白花白的。

浴室傳來洗手盤沖水的聲音,不一會兒神田若無其事的從浴室出來走到床邊,掀起被子,睡覺。
過了好一陣子背部也沒有慣有的溫度,神田側了側身,發覺亞連仍有點呆呆的坐在旁邊,也正好看著自己。
搶在亞連前說:「你想上我?這種時間點?」
「……嗯。」
「不行。」
「神田……」
「再吵就出去。」


Q:
如果亞連在餐廳看到剛出任務回來的拉比又端著餐盤去找宇宙定律裏一個人吃飯的神田時,會怎樣表現他的吃醋?(完全沒有RK的意思所有腦子裏閃過RK的都給我去切腹!

A:
神田進門前就知道有人在房間內。
僅只一瞬間他就由警戒轉為無奈,一秒鐘就由無奈轉為「啊果然來了嗎」。
天底下會如此大膽隨便進出神田優的房間的,大概只有那個人。
上帝知道青年其實經已習以為常,可是當事人甚至不會承認自己每次都有些期待。
於是神田開始想像那位少年肆無忌憚的躺在自己床上,衣服跟臉頰都髒髒的,然後看到自己出現在門前時,就會偷偷帶著輕微撒嬌的語氣,說著「歡迎回來」。
簡直把這裡當家了。
比起這個認知,神田為自己默許少年的行為的自己更感到無力。
距離他們最後見面好像已經是兩個多月前的事了,神田才覺得那些相見的日子的確有些遠了。
天知道這些日子裡,那位少年又新添了多少傷痕,或為無法拯救的靈魂哭了多少遍,甚或背負了多少信仰。
神田突然就覺得煩躁起來。

神田以為自己的人生不會有失策的時候,可惜事情往往有例外。
剛才一個走神,才進門就被迎面來的黑影壓制,神田甚至還未看清是誰,就被壓在牆上索吻了起來。
包圍著自己的空氣熟悉得才一秒鐘的時間神田就立即放鬆身體,甚至一手圈住對方的後頸,接起吻來。
雙方誰也不讓,用力的吸吮對方的唇。這種事對彼此而言絕不陌生,兩人轉換接吻的角度,相合的地方不時傳出輕微的喘息。
神田想以高度的優勢主導,卻不知何時變得唯有用力吞嚥唾液,才能繼續這有點失控的吻。
少年原本還算安份的手開始對神田上下其手,跨在神田雙腿間的腳還很自然地微微向上一頂。
可惡……事情開始向神田預想範圍外的方向發展,想也沒想就向亞連的腹部揍了一拳,後者痛叫了聲,總算放開唇,半嵌在神田身上的身體卻不見得移動絲毫。
用手背擦拭嘴角的口水,神田感到少年似乎又想吻上來,只毫不留情的推開他的臉,說了聲「夠了」。
亞連頓了頓,最後鬆開對神田的箝制。
一把推開對方讓兩人有點距離,神田剛想他X 的爆粗,看到少年一臉彆扭時有剎那的遲疑。

「Fxck」他終究是咒罵了。
「神田你罵髒話了……」英國紳士一臉沒辦法的表情。
老子要粗口還須要過問你麼你老幾--神田忍了又忍,皺起眉心,「你什麼意思你。」
亞連的表情更是別扭,眼珠子轉了轉,突然走到床邊,臉朝下「噗」一聲栽進床單裡,悶著聲音:「說出來神田一定說我孩子氣。」
頓了頓,「……而且神田也一定不想聽。」
「那你就一輩子不說好了。」神田嘖了聲,走到床邊,撥開那一直很喜歡的白髮,亞連也順著動作側著臉凝視神田,只有上帝知道的原因,那白皙的臉頰有點紅紅的,皺著眉頭,嘴巴還微微的撅起,銀色的眸子清晰倒影著自己……簡直像被誰搶了心愛玩具的小孩。
神田少有地淺淺地勾起了嘴角,卻什麼都不說。

「……我還是想說。」
神田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時,亞連用悶悶的聲音這麼說。
「不要跟拉比單獨在食堂吃飯嘛。」 亞連以小么指勾玩著神田垂到臉上的髮絲,「對神田來說可能是毫無意義,可我還是會吃醋。」
「無聊。」神田說得毫不留情,又緊接著說了一句:「不錯嘛,豆芽菜。」
總算有些事情是屬於自己的了。
少年疑惑的扭過頭來,神田如願的壓低了身子。

-----

忙到仆街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greenbird37.blog126.fc2blog.us/tb.php/78-41fef50b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ABOUT ME

greenbird

名.greenbird
暱.
性.雌性.WS攻
日.1990/01/12
愛.畫畫.寫作.意淫
癖.小亮.自戀.腐女子.花痴
萌.棋魂光亮.DGM 亞神.NARUTO 鳴佐.主角總攻大愛
宗旨.major 去死

Extra

HITS

HAˇAKˇNS

WS さん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