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10神田66祭】關於信仰(完整版,01-12,完)

前言:
先預祝神田大人生日快樂!賀圖什麼的會在這幾天努力的~

總算是完成這篇了,看那個開始寫的日期||||||
既然神田的生日快到了就權且用來作生日賀文吧=v=”(毆打)
是在百度百字慶生中再度提出來,所以有了「不如就完成它吧」的衝動。

文章大概比較流水帳,我只是把想寫的片段以自己想要的感覺寫出來。



CP:亞神





關於信仰
by greenbird / 瑚蝶
──2008.12.31



01
曾經有一段時間,他不斷見證三千世界人類所許下的承諾,只為打破而存在。



02
“You are my belief.”
(「你是我的信仰。」)(註1)
虔誠地﹑深情款款地,書中的女主角如是說。青年彷彿看到了那何等堅持卻也脆弱得恐怕一旦有所懷疑就會瞬間潰不成軍的表情。
Belief,信仰。
神田優一直不相信這種東西有多大的支撐力,足以教一個人自尋死路甚或重新振作。
因此當他知道有Akuma 的存在及其誕生的過程時﹑當他看著為死者哭泣哀悼的人們時﹑當他聽到白髮少年說「重要的東西在很久以前已經失去了」時,他發自內心地嗤之以鼻。
「啪」的一聲把書蓋上,他仰頭凝視圖書館內的玫瑰窗上聖子與十二門徒聚餐的畫面。
因此比起那些虛無縹緲的信仰,神田從來都只相信自己。


(註1:撰自Ernest Hemingway 的<< A Farewell to Arms >>,戰地春夢。)



03
在一次任務中神田偶爾經過葬儀社。
青年所留意的不是送葬隊伍的壯觀與莊嚴,更不是人們臉上沈重而悲哀的表情,而是那承載遺體的棺木。
象牙白的外殼,上蓋為玻璃製的;蓋與棺木的銜接位平均以四個造型華美的金屬鑲嵌,可見其價值不非。
棺柩內少女塗著淡妝的容顏暴露在日照下,恬淡而安祥;白色的薔薇舖滿那窈窕身段的四週,零碎的花瓣因搬運時產生的搖晃在少女的身體上輕輕搖拽,彷彿哪來的一陣清風,而少女不過是在花園裡安睡著。
無可否認那的確是一位佳人。
天妒紅顏。悲哀的人們會否奢想著將有那麼一位王子為少女獻上深情一吻,然後甦醒。
神田忽然覺得可笑。
現世恐怕只有那個人能充當童話裡的王子,以另類的方式將少女的靈魂從冥界召喚回來。
而令他覺得可笑的原因在於要將那人肥胖的身型與王子相提並論。



04
“Requiem aeternam dona eus, Domine…”
(「主啊,求你賜給他們永遠的安息……」)(註2)
神田駐足,自我催眠般地想著他不過像之前某一次任務那樣偶爾經過這種地方。
他正位於隸屬黑教團內部的停屍間之閣樓層的走廊上。放眼往下望,敞大的空間裡十來具棺木整齊地排放在月牙白的十字架下。
教團人員的死訊不能對外公佈,這是教團的規條,目的是防止悼念死者的親屬們成為伯爵的獵物。
於是這裡唯一追悼死者的角色大概只有他的同伴。
然而今天這裡除了棺木外,終究沒有任何人。
或許追悼會已經結束了。
或許死者的同伴都有任務在身。
或許死者在這場百年戰爭裡根本沒有一個同伴可言。
不知從何處傳來為死者獻唱的安魂曲迴響於整座樓層內,反而為這死寂的空間更添寂寥。
神田倏地覺得剛才的臆測其實毫無意義。
由左至右數著棺木的數目,心不在焉地想著今天死的人還在平均數之下;當數到第十三具時,因牆壁的阻隔,他所在的位置只能看到第十四具的左下角,於是他稍微移動,大堂內最後一具棺木像影帶以慢動作般緩緩地照進他的瞳孔內。

有那麼一瞬間,青年著實感到自己幾不可聞地倒抽了口氣。

第十四具棺木與其他的不同,沒有嚴密地緊蓋住,內裡躺著的人毫無保留地映入他的眼簾──白髮﹑紅痕﹑黑衣裳。
世上擁有銀白頭髮血色咀咒傷痕的驅魔師終究沒有第二個。


(註2:撰自<< Requiem >>;Requiem,拉丁文,「安魂」之意,即安魂曲,正確的名稱為<< Missa pro defunctis >>,亡者彌撒,一種紀念死者的音樂,為死者祈求死後的生命。)


05
如果不是看到少年的嘴唇微微翕動著不知在唸什麼。
如果不是看到少年交握在胸前的手合了又鬆。
如果不是看到少年銀白的眉睫在日光下微微顫動。


神田真的以為那位少年已經與世長辭。


於是當青年終於找回自己的意識時,他人已經不自覺地踱步至第十四具棺木前,一步之遙。
他篤定少年尚未知道他的到來。
目光游離,眼下沒有金飾沒有繁花沒有淡妝,白色的少年只是單純地平躺著,雙手交握形成祈禱狀。黑色的團服上隱若看到未乾的血跡,估計是剛回來不久。
此時陽光穿透玫瑰玻璃直接投射到地面上棺木上他的身體上還有他的臉上,渲染出千種顏色,光怪陸離芳華奪目。
神田有種錯覺,斑斕的色彩可能不是來自陽光或玫瑰玻璃,而是源於此刻看起來幾近透明的少年,宛如發光體。
倏然覺得,那位佳人的美在白髮少年的映襯下是多麼的微不足道。

還有歌聲。
不是亡者彌撒。
斷斷續續的歌聲從少年微微開合的唇中流淌開來,簡單柔和的旋律融合不知哪國的語言,譜出難言的溫柔悽美。
重重覆覆不下數遍,歌聲如執拗的孩子般掙扎著宣示自己的存在,微小卻不容忽視。

彷彿預言著接下來的不安。



06
然後歌聲倏然停止。
「在做什麼?」有點急促的語氣,似乎一直等待這一刻的到來。
其實不能說是停止。因為幾乎只是一秒鐘的停間,未經思考的問話已經暴露在空氣中,甫說出來神田才開始思考其意義。
亞連甚至沒有睜開眼睛,彷彿由神田在閣樓層往下看時已然知悉對方的存在。不知道是因為處於變聲期抑或經歷任務的舟居勞頓還是某些來自上帝的因素,他的聲音聽起來非常沙啞:「哀悼,冥思。」
神田直覺自己輸了,卻不願意於此服輸。話語帶著往常的嘲諷意味,「豆芽菜也懂冥想?還真是第一回聽到。」
「你或許可以嘗試慶幸親眼目擊這種奇蹟。」少年的嘴角漾起笑意,針鋒相對。
神田嘖了聲,覺得站在棺木旁邊跟對方閒扯的自己簡直有病。「在棺材裡?」
「想嚇你一跳嘛──……」亞連這才悠悠的睜開眼睛,在對上神田微慍的臉龐時恬淡的笑意如漣漪般從美好的唇線開始蕩漾至整張臉,有點過分溫柔。「開玩笑的哦。」
青年覺得那張含著淡淡笑意的臉有點刺眼。別開眼睛,他試圖繼續話題掩飾自己的走神,「……什麼歌。」
亞連想了一會兒才明白神田意指剛才自己一直在哼的歌。他思考可以告訴對方多少。一些話語膠著在唇邊,最終只遺下簡陋的描述:「搖籃曲……你可以這麼認知。」
然後青年開始想像白髮少年那平常急切想讓他知道什麼般的滔滔不絕的模樣,就像表演慾強的孩子一樣向世人展示他的新發現,望得到大人們的認同。然後他會半假裝不耐煩對方的聒噪,找盡各種言詞奚落一番。
他想像這次也一定如此。
但之後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氣氛一下子沉寂下來。亡者彌撒依舊迴盪整個停屍間,似乎比剛才更為響亮。
過了好一會兒神田才意識到自己竟在駐足等待對方接下來的話。當視線與亞連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凝視自己的灰瞳成同一平面時,他感到一點困窘。
其後遺症是莫名的煩躁感。他褪後一步,想像自己從沒如此靠近這裡,欲轉身離去。
然而袖口隨即被伸出來的左手扯住,少年的聲音略帶慌亂:「去哪裡?」
那是一種近乎乞求的聲音。
青年只是微微回首用眼角餘光表示詢問,微皺起的眉宇成功掩飾了一切情緒只遺下不耐煩,卻沒有甩開被拉住的衣角。
「別走﹑」亞連的聲音有點小,「我是說,我話還未說完,我想你在這裡……」…陪我。最後兩個字幾乎是含在嘴裡。
「可是我沒話跟你說。」也許仍在為剛才被耍一事生悶氣,神田斬釘截鐵地道。
「……神田!」當衣角快脫離對方的手指時,背後傳來焦急的聲音,彷彿再踏前一步身後的世界就會崩塌成一千塊,哪怕是再微細的晃動。
「果然。」神田在心裡如此嘆息──少年的情緒非常不隱定。

所以他才想著假裝若無其事離開這裡。
逃離這裡。



07
也許於三千世界中每一刻都有人因各種各樣只有上帝才知道的原因而死亡。
然後人們的信仰一個接一個的粉碎了一地,晶瑩的碎片足以填平一個海洋。
卻怎麼都無法填滿哪怕是一個孩子的心。



08
神田最終沒有離開。

「十分鐘。」五十三秒前的他如是說,「我一會兒還有任務。」
維持站立的姿勢,不過是由原本的面向對方轉為背向,有點鬧彆扭地說明只會提供耳朵。
因為那雙銀灰色的眼眸傾瀉的情感有時比他的眼淚更讓人心動。然後如此在心裡偷偷補充。

那位少年說數目字「13」有不祥之意,就拜託負責人搬來第十四具棺木來,想著與死者渡過一點時光,以這種方式進行追悼。
還真像他會做的事。這樣想著的同時,神田聽到背後傳來一陣輕輕的呼氣聲,亞連續道:「而且倒合意哦,第14 號……嘿。」
心想那張本來就欠揍的臉現在的笑容一定很難看,神田的煩躁有增無減。「嘖,要裝死屍不裝得徹底點把棺材蓋好。」
「蓋上的話會悶,」神田甚至能想像此時亞連一定還撅了撅嘴,「因為這樣而悶死在棺材裡我怕神田會傷心嘛。」
忍耐著不把對方暴打一頓,「你想說的就只是這些?」

然後又是一陣沉默。
「七分三十二秒。」
「溫柔」一詞從來不曾表現於他的話裡,提醒著餘下的時間。


「那人說同伴們都一個接一個被AKUMA 殺死了,下一個一定輪到他。」
「他屬於探索部隊。『必須帶著這樣的覺悟才能全心全意守護我們的希望。』這似乎是他的信仰,我只見過他三次卻是聽他說了不下十次。」
聲線愈說愈覺吵啞,說到這裡又是一陣停頓。少年的呼吸有點紊亂。
而神田只是安靜地站在那裡,玫瑰玻璃的色彩定格在他挺直的黑色背影上,看不出一絲動搖。

「…………」
「在今晨太陽升起前,我眼看著他為了保護其他探索人員而被惡魔砲彈撃中了,而我沒能好好保護他。」
「『驅魔師大人──我們的希望。』聽說這是他臨死前說的最後一句話。而身為他的信仰之一的我,卻沒能拯救他。」

事情到此為止。比想像中更無聊。
其實除了短暫的停歇外,少年敘事的語氣意外的平穩,彷彿剛才在說的不是死亡而只是一個簡單得有點乏味的故事。
神田卻不自覺地幻想身後的他此刻一定眼淚掉了一行又一行。
稍微放鬆一直挺得筆直的腰,讓自己微微斜靠在棺木邊緣上。「適者生存。沒有保護好自己是個人的錯。」
似乎聽到對方的輕笑,「我可以理解成你這是在安慰我?」
「我驚告你,別歪曲我的意思。」神田最終沉不住氣的一個轉身,眼下原本躺著的亞連不知何時已經變成坐著的姿勢。
直到他瞇著眼再度想著「果然」時已經太遲了,對方的手已然壓過他的後頸逼使他俯下身,那彷彿時刻都滲著甜甜果味的嘴唇就這樣貼了上來。



09
少年純熟地以舌尖攙開神田的唇,輕輕悠悠地在裡面遊走了一圈後,以吸吮他的下唇作為這個吻的終結。
「你終於肯回頭看我了。」伸出指尖輕拭神田嘴角的唾液,亞連同時以舌尖舐著自己的唇,簡直像偷了腥的貓。
神田微微喘息瞪著他。這傢伙除了眼角有點紅外哪有淚水可言?難道剛才的不安都是裝出來的就只是為了這種目的?會不會太大費周張了點。
「戰爭持續至今就算再不願意我也經已習慣面對死亡了。」就像看穿神田心裡的疑問,亞連的視線緩慢地在對方美好的五官上游移,一點失神;暗紅的左手輕輕覆上那光潔的臉,「只是就是會不由自主地想,如果哪天你,或者我……」
造物主賦予人類的其中一項思考模式,叫聯想。
終究會覺得不安吧。即使給予再牢固的諾言,在這場百年甚至更久的聖戰的洪流中,這種情感總能輕易凌駕一切。
何況他們之間從不存在這種對一方而言根本徒勞的東西。
「不要把我跟你相提並論。」於是神田快速地打斷少年未說完的話,以堅定的語氣說:「我不像某人,我不會輕易死掉。」
「果然是神田會說的話呢。」亞連微笑著,目光最終鎖定在那雙恬靜的黑瞳上,篤定他的世界從較早前經已定格於此,並允諾一世一生。
「所以呢,神田,請給予我讓你成為我的信仰的榮寵。」
少年的聲音依然沙啞,虔誠的側臉蕩漾出華美的輪廓,簡直教人移不開眼睛。
那一剎那間,神田幾乎錯覺世上從此沒有人被允許孤獨。


「你是我的信仰。」
他忽爾想起那早已忘記了內容的書本裡的一句對話。
其實他一直都知道,箇中蘊含著一句潛台詞:「請不要比我早死。」



10
「優,你在那裡嗎……?」
那是一種何等瘋狂的姿態。



11
其實剛才可能只有短短的幾秒鍾。那些他不以為然的片段竟在這些短暫裡如潮水般蜂擁而上。

「神田!」
突然的呼叫喚回了思緒,剛才被豆芽用盡全力揍的額頭此時疼痛異常。
再回過神來時眼下已是一片沙塵。
眼睛迅速地瞄了在三步之遙嚴然進入戰鬥狀態的亞連一眼,那個從不曾想過會再被提起的過去竟是以這種方式重現,神田猜想這傢伙到底知道了多少。
而少年似乎察覺到他的目光,急切地想表達什麼:「神田,我……」
「閉嘴。」神田快速地分析,眼前的光景應該是那位已經甦醒的故人造成的吧。
然後彷彿肯定他的猜測,他們的面前出現一個模糊的人影──是已然呈現惡魔姿態的ALMA=KARMA。
啊啊,果然不是走神的時候。

青年的確聽到那句話了,「優,你在那裡嗎」。
然而他只是面向前方,答非所問:「你果然是自私的人。」
亞連有點搞不清他在跟誰說話,「什麼?」
「不過我其實沒有比你好多少。」神田扯起笑容,緊握六幻發動三幻式,「嘖,信仰什麼的真是無聊至極的東西。」
面對這種死亡氣息濃重的氛圍,青年瞬間明白,或許他的信仰可以是,「成為那位少年的信仰」。
「啊,」白髮少年有點了然,「你當時沒有回答我。」
從左手的聖潔中拉出銀白的大劍,如鎧鉀般的外衣隨即包裹他的全身,那種純白幾乎與周遭的塵埃融為一體。

「成為我的信仰吧。」

說完那句再度未來得及給予回應的話,白色的少年已然向ALMA 的方向沖了出去。

其實他當時想跟亞連說,以人為信仰的理念是何等的脆弱。
神田恐怕一輩子也沒想到,他也有想祈禱的一天。



12
萬一。

「在你的葬禮上,我或許直到那時唯止還只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我或許會因為一些上帝的指引而無法站在你的棺柩旁。
我或許未能對你進行綿長而莊嚴的哀悼。
或許。
事情可以存在九千九百九十九個或許,但其中將會容下一種必然。一如我現在所承諾的萬分之一。

我將會用我全部的心神進行回憶,就像我們昨天才剛共渡了一段美好的時光。
你將在我的記憶裡重生。我的心靈願意伴你一直旅行。」






-FIN
--2010.05.25 完稿。






於是到頭來想表達什麼呢,歡迎討論。(雖然大概自娛的成分是大大的比例)
嗯我自認寫到了自己想要的感覺了=v=……

點閱感激。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greenbird37.blog126.fc2blog.us/tb.php/60-a060b958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ABOUT ME

greenbird

名.greenbird
暱.
性.雌性.WS攻
日.1990/01/12
愛.畫畫.寫作.意淫
癖.小亮.自戀.腐女子.花痴
萌.棋魂光亮.DGM 亞神.NARUTO 鳴佐.主角總攻大愛
宗旨.major 去死

Extra

HITS

HAˇAKˇNS

WS さん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