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棋魂光亮同人】小孩子的求愛方式番外:孩子的夢(R15)

一年多後的今天我終於寫這篇的番外了- -...
事情隔得有點久,番外可能有點變味,但也只能是這樣了|||||||
後半未修改好,嗯會盡量令風格再活潑一點的- -~



半架空,年下攻注意。
暫時是R15,H 有,未完
(怎麼又是R 指定的呢嗯- -
看這幾天有沒有可能KO 它|||||)












小孩子的求愛方式番外:孩子的夢
by:greenbird / 瑚蝶
──2008.04.31


──「當你回來時,就任你為所欲為吧。」

我在想,我當時是以怎樣的心情說出那樣的話──那種﹑不給自己留有任何餘地的話。
做著今天第二十三次嘆息,我拈起棋子,準確地落在十之十二的位置。
沒錯,我現在正進行著手合賽,但我腦海中卻想著其他事。今天的對手實在太普通了一點,以致我下棋的興緻也缺缺──我知道這是不負責的發言,但一想到自家日歷在「25」這個數字上那個刺眼的紅圈,我就覺得頭痛。
原本想著或許可以假裝成下一盤指導棋吧,但連自己都意識到,這局棋我下的每一步都是殺著,非常明顯地﹑毫不留情地,直把對手逼上絕路。
打死我都不承認我想盡快離開這裡。
然而當對面的對手終於低下頭說出「我認輸了」,我甚至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回應「謝謝指較」,人已臨到櫃台前,為自己蓋過白星﹑寫上「中盤勝」的字樣──整個過程我懷疑究竟有沒有超過十秒。
在心裡默念著「圍棋之神啊請原諒我今天的失敬吧阿門」,我深吸了口氣,踏出棋院。

今天──九月二十五日,是小光回來日本的日子。



我木納地看著手錶,時針還有一刻就到「2」了。
進藤小姐昨天有致電給我,說他們大概會在日本時間下午三時抵達成田機場,如果現在乘計程車過去的話,時間綽綽有餘。
我忍不住嘆出今天第二十四口氣,暗罵自己是笨蛋──明明剛剛還恨不得棋賽快點結束望趕得上接他們的機,現在卻又在猶豫去不去好……

──當見到小光時,該說些什麼好呢?

我悲哀地察覺到我竟有些膽怯;而自己究竟在害怕著什麼呢,我心知肚明。
想著還是不去機場﹑待在家裡等他們好了──若允許遲點面對,我不介意做一輩子的駝鳥──又嘆了口氣,我為自己消極的態度感到懊惱。
週遭的人對我的評價一直都很好,無論是爸媽或業界人事,他們都為有這麼出色的兒子與棋士感到高興與欣慰,這一點我可以肯定。我的自信也因此慢慢累積;我必須承認,我甚至有點自負。
原本一切都很好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為),但那孩子的出現卻打破了我的平靜。就如此刻,我會覺得害怕。這是在遇到那孩子之前,我從未想過自己會有的情緒之一。
搖了搖頭,我阻止自己繼續想這些有的沒的。拿出鑰匙準備開門,卻發覺自家的門只是虛掩著──奇怪,我記得今晨自己確定上鎖了才出門啊?
心中最懷的猜測是「被賊子光顧了﹑而他很有可能還在我的家裡」,我帶點戰戰兢兢地打開門,才剛把頭探進去,手腕就被什麼牢握住,身體也不受控地向前傾,在我聽到背後的門閤上的聲音後,唇隨即被覆上一層柔軟。
「嗯!……」的確有賊了,而且還是採花賊──呸呸呸呸呸﹑什麼採花賊,現在都什麼年代啊?
因為太過突然了,我努力睜大眼睛瞪著近在咫尺﹑異常熟悉卻也帶著一點陌生臉孔,而那一瞬間,我感到呼吸都要被抽走了──為什麼他會在這裡?現在不是才二時而已嗎?他是怎麼進來的?……一切的疑問霎時成了多餘的陳述。
那一如當時的金額髮……直到此刻真實地在我眼前閃爍著光華,我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想念那位少年……我突然有想哭的衝動。
然而對方一副很享受的表情同時讓我感到火大。彷彿突然才想到似的,我扭著頭想回避這急切得像什麼的吻,卻見少年微瞇著眼睛,在我的唇畔有點小不滿地輕喃:「眼睛閉上。」
眼前閃過那懷念的琥珀色,唇上盡是那熟悉不過的溫暖,我掙紮了下,最終在對方以手插進髮絲裡固定我不安扭動的頭﹑呼吸被進一步奪走時,我下意識地緊閉了雙眸。
「嗯……嗯嗚……」不只嘴唇,週遭都充斥著少年那令我感到安心的陽光氣息……太﹑太狡猾了!這種純熟得像什麼的接吻技巧是犯規了吧!──在他的舌試探地在唇上縈迴時,我下意識地打開牙關,任他在我口中肆意侵略。
這個吻深入得彷彿連靈魂都要被撕扯出來,帶著某種程度的控訴,怎麼都不給我喘息的機會;我甚至覺得對方的舌幾乎要碰到我的喉嚨了。
「喂……嗯唔……」手扶著背後的門以支撐自己不斷下滑的身體,本能地把嘴唇張得更開,望引入更多新鮮的空氣,但這似乎不經意暗示了某種錯誤的信息,面前的人不但沒有放鬆的意思,反而比剛才更強烈地吸吮我的唇。
嘴巴無法一次承受過多的唾液,從嘴角順著下頷的線條滑落,想伸手擦掉,卻因為動作都被對方鎖定了而無法如願;四片唇瓣交合著的水聲不斷刺激著耳膜,我感到自己的臉都要燒起來了……
有完沒完啊……這樣想著同時,少年似乎聽到了我的心聲,終於放開了大概已經被吻(正確點來說是咬)紅腫了的我的唇,似乎很滿足自己的所作所為,不忘又輕輕啜了幾下。
非常努力地喘息著,當我回過神來時才發覺不知何時自己的身體已經無力地滑落了下來,被夾在少年與門的中間,雙腳稍微分開了一點,而對方的膝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正卡了在那個非常尷尬的位置上。
「我說……你什麼時候……嗯﹑別這樣……」一句話尚未完整落下,我已不得以手掩住嘴巴以阻止奪口而出的呻吟──卡在我大腿內側的膝蓋意圖非常明顯地移動著,隔著西裝褲磨擦我的欲望。
「……為什麼沒來接機?」比印象中更低沉而富有厚度的聲音,夾雜不知名的怒意,唇又開始在我臉上胡亂親吻著,彷彿在確認著什麼,輕柔而仔細。
「……現在才﹑嗯……才兩點不是嗎?你們不是三時才……嗯啊﹑你……」與臉上柔軟如遊戲般的吻不同,下身正承受著愈加放肆的磨擦,我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了;對方甚至以手覆過我那已經起了反應的位置上,隔著衣物以相當性的力度撫摸著,怎麼看都覺得情色……瞪了元兇一眼,可看他一副戲皮笑臉的樣子就知道我現在的表情實在沒什麼阻嚇性,「你到底要不要我說下去……」
「暫時性地先原諒你。」他的嘴角勾起,帶著一絲孩子氣;迷糊中我聽到皮帶被鬆開﹑褲子被拉下的聲音,「先幫你解一次。」
──什麼原諒不原諒啊?我到現在還未弄清情況就(再)被侵犯了好不好……看著自己已經暴露在空氣中曲起的雙膝,暗罵著自己竟然真的任他亂來的同時,我感到自己的臉頰再次燒起來,這次恐怕連耳根都紅了,而下身到底已經成了如何令人害羞的畫面呢,我連看都不敢看了……
感到對方略微冰涼的手握住我的男物,我倒抽了口氣,下意識地緊閉眼睛,催眠著自己「眼不見為淨」,但只有我自己知道,這樣根本徒勞無功……
「呃﹑嗯……」感受著少年的手指上下移動,沒有任何保留的套弄企圖一下子挑起我深層的慾望,呻吟就不受控地破口而出了──實在不想承認這種聲音是自己發出的……
「亮,別忍著。」好聽的聲音呢喃著我熟悉不過的名字,明顯比以前寬闊的手掌不容拒絕地扳過我一直別開的臉,唇的自由再一次被剝奪,沒有剛才的強硬,絲絲悠悠的輕輕含住我的唇,彷彿安撫著要我放輕鬆點。
少年手上的動作沒有停止,技巧性地施力按壓著我的男物,迷糊之中我感到他另一隻手也欺了上來,照顧起兩邊的囊物。
「嗯……呃啊……」光是想像他現在對我做的事情,已教我害羞難當了,由下身蔓延開來的快感卻令我無法自控地呻吟出聲……我模糊著雙眸對上少年的眼睛,發覺他的視線自始至終沒有離開過我的臉,這更讓我感到無地自容了,本能地舉起手肘遮掩自己不堪的表情──從未經他人的手解放的身體究竟會是怎樣難堪的畫面,我無法想像……
彷彿聽到他的低笑聲,「這次就允許你捂住,反正要看你高潮的表情以後機會多的是。」
誰要給你看啊……真想問他這種低俗的話是從哪學來的,但下身愈益激烈的愛撫令我無暇管上那麼多,一手依然捂住自己的臉,一手抓住他肩膀上的衣物,「啊──……」我顫抖著迎接第一次高潮。
微微喘息著,停留在少年肩上的手稍稍鬆開,有點無力的垂下來;腿間潮濕的感覺教我倍感尷尬,我根本沒有勇氣移開自己的手……
現在算是怎樣的情況呢?三年的時間雖然不算長,但足以讓我對「現在」的少年產生陌生的感覺;如此急切的行為,我可以認為我一直以來的顧慮都是多餘的嗎?──那位少年當時執著的依戀仍然生效﹑而我已經有足夠的勇氣去回應。
然而突然的靜默讓我有點不安,對方現在是怎樣的心情或他正在幹什麼看哪裡我連想都不敢想;深吸了口氣,以連自己都難以聽見的聲音道:「……客廳的沙發上有面紙盒。」
「什麼?」感到對方又再靠近的氣息,果不其言零星的吻再一次降落,這次的目標是我的下頷。
──我有種「那是明知故問吧?」的感覺,不然話中那怎麼都無法掩飾的笑意是怎麼回事?……在他的吻滑落到脖頸時,我有點受不了的輕輕推開他,雖然我必須承認他的吻讓我覺得很舒服──終於放下手來,我仍無法正視他,在心裡暗罵著「非要我說這麼清楚不可嗎!」,臉頰也不爭的熱了起來,「沙發上有面紙!你手上的……那些東西至少要清理一下吧?」
「這個?」
──我說你不須要刻意把手舉到我面前來啦!然而他接下來的話更讓我吐血,「這個不須要面紙,稍微用舌舔一舔就好了,也可以用這個方法幫亮清理一下哦。」
「不須要!」我終於忍不住吼了一句。察覺他一副捉弄成功的賊笑,我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怎麼事隔三年了他愛惹我生氣的性格一點都沒變?而且方式還趨向令我難堪的方向發展了──有點生氣的別過臉,也不知道是沖著剛才的捉弄還是對少年這樣的行為終究一點辦法都沒有的自己了。
「我說亮,」似乎終於覺得玩過頭的他輕輕喚著我的名字,用乾淨的那一隻手撫著我的臉要我正視他,「我都回來這麼久了你是不是欠我一句話?」
好狡猾,以這種我無法抗拒的聲音跟我說話,我連氣都氣不來了……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我覆上他在我臉上的手,即使不是笑著,我知道我的眼睛閃著無盡的溫柔與思念,「歡迎回來,小光。」
彷彿看到他臉上略過些微異樣的神色,枇不及細想,唇再一次被覆上一層熟悉的柔軟。

……我不會說,其實我很喜歡他喚著我的名字時那幾乎滲蜜的噪音。







待續





嗯我須要重新寫這文的初衷是為調戲小亮之用(喂)
不過究竟是文裡的小亮太好欺負了以致一甩手就把光寫黑了呢還是反過來,我已經不太清楚了囧"
現在腦中想的盡是小孩光欺負大人亮的情節,或許我(又)該去死一死||||||||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greenbird37.blog126.fc2blog.us/tb.php/6-fc09c803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ABOUT ME

greenbird

名.greenbird
暱.
性.雌性.WS攻
日.1990/01/12
愛.畫畫.寫作.意淫
癖.小亮.自戀.腐女子.花痴
萌.棋魂光亮.DGM 亞神.NARUTO 鳴佐.主角總攻大愛
宗旨.major 去死

Extra

HITS

HAˇAKˇNS

WS さん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