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無。

什麼事情都做不好,卻總是先責備世界。
突然覺得自己真是個很討厭的人。


------


光的生日快到了,想把上年那張線稿完成。
隔了一年再看感覺還是很可愛也很有愛,真難得。

今年能夠做多少呢。


-----


既然之前敲了一大段就放上來這樣。

之前做了一個夢,是繼我很小的時那次惡夢後,又一個讓我覺得清晰無比的夢。
大概又會記住很久很久了吧。

夢一開始我不知從哪得來了一個疑似盆栽的東西,上面栽的不是植物,而是一些像人類的外型及皮膚質感﹑不過SIZE 比人類小很多的黑色的手,種了好多隻。

在夢中我知道那是屬於一個小女孩的,而那是她的媽媽給我要我好好保存。記憶中那個小女孩曾經跟我說過:「我沒有腳的。」(意義不明地- -)
(愷的OS:她都沒有腳了你還要她的手囧?- -...)

那時我人在大陸,是回港的時候了,就想著把那東西放進背包中連其他東西帶回港。

我先把那東西放進袋中,再放其他東西,可是可能動作太粗暴而東西又太多的關係,那盆栽的上的手被我弄斷了好幾隻而且有些還半吊著要掉不掉的,斷面更滲出疑似血水的東西,我突然覺得那東西好噁心好可怕,就想著把它埋在一個地方眼不見為淨了。

我用膠袋把它包好又放進袋中,當時我跟兩個表弟妹和舅母說要埋了那東西,不知道為什麼要經過一個市集才會到我們想去埋的地方。

途中我覺得我的袋愈來愈重,但沒有作聲,忽然有個類似侏儒的人撞到我,我一下子趴在地上,於是爬起來看向撞到我的人,正好他也看著我,用一個很奇怪的表情,我就突然醒起說:「他的表情好像那個女孩!」然後他就走了(再次意義不明)

走著走著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變了遊市集(舅母那時不知道去了哪裡),把正經事忙了;到出來時才醒起要埋掉那東西,正當我吼著「要快點啦不然我趕不及上車了!(回港)」時,我舅母突然出現並推著一車新泥及一些細長狀的植物(不知道是什麼植物了- -),當時不知道為什麼我就知道我們把東西埋了後蓋上新泥再在上面種植物,那就不會被人發現了。(弄得好像要埋屍體似的囧)

然後一切埋東西的過程直接飛掉了,到再有意識時我人已在香港,正把背包中的東西拿出來時,發覺裡面有一隻遺留下來的斷掉的小黑手,我嚇了嚇,那時電視忽然自動亮了,播放著一個沙池,沙池上有4 塊體育堂時跳高跳遠的軟毯,上面就種了我舅母帶去的那些植物,我就立即知道那是我埋那東西的地方(雖然我完全沒做過沒埋的過程- -)。然後一群孩子跑過去在軟毯上跳來跳去戲譆,突然4 塊軟毯就被抽走了,連帶上面的植面也被拉倒了,孩子們全都摔在沙池上在哭喊,然後從沙池中有一隻隻像人類那樣正常的手伸出來,把孩子們抓住了。

這時候我回頭去看我的背包,從中就伸出一隻手來抓住了我。

我就驚醒了- -||||||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知道自己(又)作惡夢了,打開電話看看,當時才5:12 AM,可是我就一直睡不著了。


於是,為什麼我要發這種惡夢而且又要記得呢- -...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greenbird37.blog126.fc2blog.us/tb.php/15-b63bad7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ABOUT ME

greenbird

名.greenbird
暱.
性.雌性.WS攻
日.1990/01/12
愛.畫畫.寫作.意淫
癖.小亮.自戀.腐女子.花痴
萌.棋魂光亮.DGM 亞神.NARUTO 鳴佐.主角總攻大愛
宗旨.major 去死

Extra

HITS

HAˇAKˇNS

WS さん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