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吧群命題活動】鳴佐短篇2(下品有)

突然)未來都市NO.6 非常好看……!


07. 特快專遞
“特快專遞。”
我清了清喉嚨,敲敲門,喊出那句千篇一律的話。
我認為我的工作很有意義。特快專遞跟一般郵件不同,承接的物件很多時候比物件自身價值更多一點……
這種感覺我說不上,一如我說不清自己有多熱愛這份工作。
等了好一會兒,見門後沒有一點反應,我又喊了句:“特快專遞,請查收。”
依然沒有回應。
這不是第一次送遞的家戶了,我甚至還記得這裡的主人有一頭耀眼金髮,青色眼眸,儼然遺傳了外國人血統,很難不記得。
為確保不用白走一趟,來這裡前還特意來電確認家裡有沒有人呢。我也記得那把嗓音,未脫少年期帶著些微青澀的沙啞,給人的感覺很陽光,也很有擔當,雖然有點聒噪……是主人的聲音沒錯。
對了對門戶號碼:1007,又對了對門牌:旋渦。沒錯,是這裡沒錯。

继续阅读

【吧群命題活動】鳴佐短篇1(尺度有)

響應鳴佐吧HI 群活動。
因為很大機會繼續產所以是1。

-----

規則:
逢星期六鸣佐吧群里举办鸣佐命题作文活动
星期五晚放出题目,在星期六晚上12点前交文给群主
通过审查后群主会把作文发在吧里该题目的帖子下,由吧亲选出每次最好的短文
如有不在群里的吧亲想凑热闹也可自行参加,把文回在此贴下就行
字数不限

为增加趣味性,群里的文将不标注作者
大家可以纯粹支持自己喜欢的那篇文

-----

不過我經常沒交也屨遲到就是了||||
重點在於愛嘛﹑愛!

继续阅读

【吻手禮活動】亞神短篇2

Q:
請給個色氣但又很悲傷的場景吧。←喂不要刁難樓下的親#

A:
所謂糖果與鞭子。
當神田快要睡著時,就感到身旁的位置凹陷了下來,果然不到一會兒那熟悉的微熱的驅體就欺了上來,小心翼翼的撥弄他的髮,還輕聲的喚著「神田」。
如果想要摸摸頭﹑親親嘴,就更用力的叫喚嘛,這種如耳語的聲響究竟是想吵醒別人還是要哄人睡覺。
神田已經想像到,此時亞連一方面明明想自己醒過來,一方面又怕真的吵醒自己,然後到底是死心不息地期盼著前者,但又未能下定決心只能溫吞地試探……怎麼想都讓人想欺負。
神田決定裝作沒聽見。
「神田?……」果然聲音漸漸低了下來,身旁蠢蠢欲動的驅體蠕動了一會,終究還是安份地躺下來。
抓緊這一刻,神田突然翻過身,就這樣壓住了亞連的身體。對方還未來得及驚訝,神田只勾了勾嘴角,黑暗中準確地捕捉到少年的唇,不輕不重的吻了起來。
「嗯……」交合的唇瓣傳來有點不安的輕吟,但很快就默契十足地逐漸把吻帶至更深。
主導的依然是神田。將幾縷垂下來的髮絲繞到耳後,神田側頭換著氣,這時聽到了亞連的輕笑,「我還以為你睡著了。」
「閉嘴。」
容易滿足的小鬼。有時神田覺得亞連的確比自己小三歲。
亞連想繼續接吻,神田卻突然撐起身,嘴角的笑意更深。「躺著別動,不然你就死定了。」

继续阅读

【吻手禮活動】亞神短篇1

嗯壇子近期搞的活動,手癢玩了幾個……
我明明很忙可是我在做什麼- -又是這種愈忙愈會做有的沒的的時候了死。

真心話/畫大冒險。
大概就是樓上問一個問題,樓下以圖或文的方式回答,再丟出一個問題。

內容內收。

继续阅读

【10神田66祭】關於信仰(完整版,01-12,完)

前言:
先預祝神田大人生日快樂!賀圖什麼的會在這幾天努力的~

總算是完成這篇了,看那個開始寫的日期||||||
既然神田的生日快到了就權且用來作生日賀文吧=v=”(毆打)
是在百度百字慶生中再度提出來,所以有了「不如就完成它吧」的衝動。

文章大概比較流水帳,我只是把想寫的片段以自己想要的感覺寫出來。



CP:亞神





關於信仰
by greenbird / 瑚蝶
──2008.12.31



01
曾經有一段時間,他不斷見證三千世界人類所許下的承諾,只為打破而存在。



02
“You are my belief.”
(「你是我的信仰。」)(註1)
虔誠地﹑深情款款地,書中的女主角如是說。青年彷彿看到了那何等堅持卻也脆弱得恐怕一旦有所懷疑就會瞬間潰不成軍的表情。
Belief,信仰。
神田優一直不相信這種東西有多大的支撐力,足以教一個人自尋死路甚或重新振作。
因此當他知道有Akuma 的存在及其誕生的過程時﹑當他看著為死者哭泣哀悼的人們時﹑當他聽到白髮少年說「重要的東西在很久以前已經失去了」時,他發自內心地嗤之以鼻。
「啪」的一聲把書蓋上,他仰頭凝視圖書館內的玫瑰窗上聖子與十二門徒聚餐的畫面。
因此比起那些虛無縹緲的信仰,神田從來都只相信自己。


(註1:撰自Ernest Hemingway 的<< A Farewell to Arms >>,戰地春夢。)



03
在一次任務中神田偶爾經過葬儀社。
青年所留意的不是送葬隊伍的壯觀與莊嚴,更不是人們臉上沈重而悲哀的表情,而是那承載遺體的棺木。
象牙白的外殼,上蓋為玻璃製的;蓋與棺木的銜接位平均以四個造型華美的金屬鑲嵌,可見其價值不非。
棺柩內少女塗著淡妝的容顏暴露在日照下,恬淡而安祥;白色的薔薇舖滿那窈窕身段的四週,零碎的花瓣因搬運時產生的搖晃在少女的身體上輕輕搖拽,彷彿哪來的一陣清風,而少女不過是在花園裡安睡著。
無可否認那的確是一位佳人。
天妒紅顏。悲哀的人們會否奢想著將有那麼一位王子為少女獻上深情一吻,然後甦醒。
神田忽然覺得可笑。
現世恐怕只有那個人能充當童話裡的王子,以另類的方式將少女的靈魂從冥界召喚回來。
而令他覺得可笑的原因在於要將那人肥胖的身型與王子相提並論。



04
“Requiem aeternam dona eus, Domine…”
(「主啊,求你賜給他們永遠的安息……」)(註2)
神田駐足,自我催眠般地想著他不過像之前某一次任務那樣偶爾經過這種地方。
他正位於隸屬黑教團內部的停屍間之閣樓層的走廊上。放眼往下望,敞大的空間裡十來具棺木整齊地排放在月牙白的十字架下。
教團人員的死訊不能對外公佈,這是教團的規條,目的是防止悼念死者的親屬們成為伯爵的獵物。
於是這裡唯一追悼死者的角色大概只有他的同伴。
然而今天這裡除了棺木外,終究沒有任何人。
或許追悼會已經結束了。
或許死者的同伴都有任務在身。
或許死者在這場百年戰爭裡根本沒有一個同伴可言。
不知從何處傳來為死者獻唱的安魂曲迴響於整座樓層內,反而為這死寂的空間更添寂寥。
神田倏地覺得剛才的臆測其實毫無意義。
由左至右數著棺木的數目,心不在焉地想著今天死的人還在平均數之下;當數到第十三具時,因牆壁的阻隔,他所在的位置只能看到第十四具的左下角,於是他稍微移動,大堂內最後一具棺木像影帶以慢動作般緩緩地照進他的瞳孔內。

有那麼一瞬間,青年著實感到自己幾不可聞地倒抽了口氣。

第十四具棺木與其他的不同,沒有嚴密地緊蓋住,內裡躺著的人毫無保留地映入他的眼簾──白髮﹑紅痕﹑黑衣裳。
世上擁有銀白頭髮血色咀咒傷痕的驅魔師終究沒有第二個。


(註2:撰自<< Requiem >>;Requiem,拉丁文,「安魂」之意,即安魂曲,正確的名稱為<< Missa pro defunctis >>,亡者彌撒,一種紀念死者的音樂,為死者祈求死後的生命。)


继续阅读

DGM - 百字同人(響應帖吧66 祭賀生)

暫時寫了兩篇,日後還有老梗的再寫- -



1)關於信仰(亞神)

看到躺在棺柩內的亞連時,神田著實倒抽了口氣。

還有歌聲。
「?」
……屍體在哼歌。

「…嘖。」青年為剛才無法平常的心納悶。

「幹啥。」
看到來者時「屍體」的臉亮了起來。彷若起死回生。「冥思。」
「在棺材裡?」神田覺得站在棺木旁邊跟豆芽閒扯的自己簡直有病。
笑,「想嚇你一跳。好像成功了。」
認定被亞連嘲笑,神田正要爆發,卻感到臉上一熱。
是對方暖暖的手覆了上來。
「神田,成為我的信仰吧。」
少年虔誠的輪廓迭麗而華美,神田幾乎錯覺從此世上沒人被允許孤獨。

然而以人為信仰是何等脆弱。
神田恐怕沒想到,他也有想祈禱的一天。



2)以愛為名(Noah Allen X 神田)

「諾亞可能沒有不死論,但有不老論。小蘿特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小蘿特?」神田從鼻子哼出聲音來,「還真沒想到你是蘿莉控。」
「她本人的要求。不用吃醋哦。」亞連輕笑,「還有一種不老的例子,就是諾亞手上的娃娃。他們伴隨主人同生而共死。」
神田盡量讓自己勾起嘲弄的弧度,「你想把我變成你的娃娃?」
「除了這個我想不到任何可以拯救你的方式。」亞連莞爾,「我不老,你不死。」
神田平靜的臉上似乎即將要蘊釀出什麼來,然而終究什麼都沒有。

「也沒有什麼不好。」
於是他親吻他的唇,訂下綿長的契約。「我愛你。」





以下近況。


继续阅读

20字同人

20字同人


光亮

Crackfic(片段)
「…我討厭別人等待。」
「那以後誰都不准早到,吶?」

Fantasy(幻想)
「我們結婚吧。」
「妄想。」

Fetish(戀物癖)
他幾乎吻遍了他的全身,包括那些小小的腳趾頭。

Future Fic(未來)
窗明幾凈,只聽見棋子敲在棋盤上的聲音。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我有點累了。」
「那麼一起睡吧。」

First Time(第一次)
「非要帶避孕套不可?」
「不然我在上面也行。」

Poetry(詩歌/韻文)
世間只有一個盡頭,止於我們手牽著手的時候。

Romance(浪漫)
他彷彿遺忘了語言。
然後他聽到對方說,我懂。

Smut(情.色)
「不帶套﹑更有感覺吧?…呼﹑」
「你﹑你閉嘴…嗯嗚…」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小妹妹你能告訴哥哥這是哪裡嗎?」
「…我不是小妹妹。」


亞神

Angst(焦慮)
「…我愛你。」
「一直愛著你。」
「所以請看著我。」

Crackfic(片段)
「可以接吻嗎?」
「……」皺眉,沒轍地閉上眼。
「還要吻一次。」

Death(死亡)
夢裡他目睹自己的死亡。
開始慶幸,其中沒有神田。

Crime(背德)
他抓緊了面前的十字架,承受著背後猛烈的撞擊。

Fetish(戀物癖)
「我還想要一個娃娃。」
「沒那麼幼稚吧你。」

First Time(第一次)
「神田的嘴唇甜甜的。」
「再說就撕爛你的嘴。」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做了奇怪的夢。」
象徵式地摸摸他的頭,「睡覺別吵。」

Future Fic(未來)
「幫我洗澡~」
皺眉,「憑什麼。」
「我還未習慣只有一條手臂。」

Joke(玩笑)
「送你的,限量版幪面加藤FIGURE」(註1)
「……」青筋。
「開玩笑的哦。」

Romance(浪漫)
他彷彿遺忘了語言。
對方摸摸他的髮,罵了聲笨蛋。

Smut(情色)
瞥見順著神田大腿滑落的白濁,他臉上紅了紅。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竟然那麼開懷地笑了,那個神田。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神田!我們來唱歌!」
「……」
「好啊。來,這是麥克風。」

Poetry(詩歌/韻文)
「我植物般的愛情會不斷生長,比帝國還要遼闊。」(註2)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學長!我要表白!」
「去死啊。」

注1:飾演過幪面超人的有很多,其中一個叫加藤和樹。
對,就是那個很老的笑話囧。
注2:選自Andrew Marvell 的《To My Coy Mistree》

【棋魂光亮同人】迷迭香(暗黑文,全)

CAUTION:
1)R15
2)暗黑文
3)BT 鬼蓄化光x亮


不適者請慎入慎入再慎入囧...









迷迭香
by:greenbird / 瑚蝶
──2009.07.01




給我編織一個迭麗的夢。
你說,那對你而言是一場一秒都不想多留的夢魘。
吶,從何時開始,我的靈魂只因你而甦醒。
非常遺憾地,你的靈魂卻永遠因我而沉睡。
美麗的寵兒啊,請忠誠地成為我的娃娃。
安靜的﹑掏空的。



继续阅读

【棋魂光亮同人】小孩子的求愛方式番外:孩子的夢(R15)

一年多後的今天我終於寫這篇的番外了- -...
事情隔得有點久,番外可能有點變味,但也只能是這樣了|||||||
後半未修改好,嗯會盡量令風格再活潑一點的- -~



半架空,年下攻注意。
暫時是R15,H 有,未完
(怎麼又是R 指定的呢嗯- -
看這幾天有沒有可能KO 它|||||)












小孩子的求愛方式番外:孩子的夢
by:greenbird / 瑚蝶
──2008.04.31


──「當你回來時,就任你為所欲為吧。」

我在想,我當時是以怎樣的心情說出那樣的話──那種﹑不給自己留有任何餘地的話。
做著今天第二十三次嘆息,我拈起棋子,準確地落在十之十二的位置。
沒錯,我現在正進行著手合賽,但我腦海中卻想著其他事。今天的對手實在太普通了一點,以致我下棋的興緻也缺缺──我知道這是不負責的發言,但一想到自家日歷在「25」這個數字上那個刺眼的紅圈,我就覺得頭痛。
原本想著或許可以假裝成下一盤指導棋吧,但連自己都意識到,這局棋我下的每一步都是殺著,非常明顯地﹑毫不留情地,直把對手逼上絕路。
打死我都不承認我想盡快離開這裡。
然而當對面的對手終於低下頭說出「我認輸了」,我甚至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回應「謝謝指較」,人已臨到櫃台前,為自己蓋過白星﹑寫上「中盤勝」的字樣──整個過程我懷疑究竟有沒有超過十秒。
在心裡默念著「圍棋之神啊請原諒我今天的失敬吧阿門」,我深吸了口氣,踏出棋院。

今天──九月二十五日,是小光回來日本的日子。



继续阅读

【棋魂光亮同人】宮孽 - 01(R15)

古代架空,R15,H 有,慎入。






01*慟
事情的始末恐怕誰都說不清。
當時一片窗明幾淨,孩子與孩子單純地下棋﹑複盤﹑鬥嘴。
如今滿室淫穢糜爛,少年與少年扭曲的交媾,只剩得瘋狂與屈辱。
“嗯…停﹑停止啊……”
破碎的句子從緊咬的唇間拼出,塔矢已經無暇理會身體誇張的晃動。柔順的青絲散了一床芳華,他掙扎,手腕處鮮明的疼痛感告訴他,被綑綁的位置已經被磨損了。
然而身上的男子並沒有因他的話而退讓絲毫,相反更用力地撞擊他的軀體,使前一刻還在掙扎的他一下子攤軟下來,接踵而來的是熟悉又陌生的快感。
“嗯啊……”
縱使極力壓抑,呻吟聲依然破口而出;那早已發洩多次的慾望亦再一次抬起頭來,前端更是汨汨滲出晶瑩;即使視線早已被情慾與淚水模糊,塔矢仍清晰地看到,那在雙腿間直立的性器明明白白地道出了他的渴望。
尊嚴。在這種時候,他竟可悲地想到了這個詞彙。
當看到塔矢的身體誠實地宣示出渴求時,男子倏地放緩動作,嘴角勾起了弧度:“亮啊……”
聲音甜膩而誘惑,卻教人無法忽略隱含的殘忍與嗜血。男子欺身上前捕捉身下人唇上的甘甜,突如其來的舉動使塔矢的腰部以不自然的幅度彎曲,造就了他們更深的交合。
“嗚﹑嗯嗯……!”
無視於對方因這種種而發出的痛苦呻吟,男子的舌肆意地在他口中翻滾,過多的唾液沿著脖頸完美的曲線下滑,所到之處皆佈滿了紅痕,有些甚至已經發紫。
──即使態度再怎麼屈強,這副軀殼還是忠於人類最原始的慾望吧?
他的尊嚴,早在太子光當著朝庭文武百官說要保住他這個死囚時蕩然無存了啊--……
暈眩的吻在唇上突然傳來的疼痛與腥鹹下結束,塔矢吃痛地皺緊了眉心,迎上的是男子如偷腥的貓般舔著嘴角的血跡,戲謔的笑意隨之傳到耳際:
“你現在這副模樣,不知被在九泉之下的塔矢夫婦看到會怎樣?”
“住口!”塔矢幾乎是反射性地吼出來,男子亦因他的憤怒而靜止了律動。瞬間的靜默使塔矢身體的顫抖更為明顯,當視線對上男子臉上的漠然時,他不由得地感到心涼了一大半。
然而事情並沒有如他預料般出軌。難得地,男子並沒有因他的話而生氣。
“你這張嘴還是呻吟的好。”唇上再度添上魅惑的弧形,不給對方多餘喘息的機會,男子重新加快抽送的速度,把這場凌辱的性愛推至最高峰。
“啊﹑呃啊…”眼角再次不爭地逸出淚光,於上方跳躍的流金此刻顯得無比刺眼。
幾經辛苦,塔矢艱難地吐出自已的疑問:“為…什麼?……”
為什麼曾經自以為熟悉的人變得如此陌生,為什麼曾經視以為一生的對手要對他作出種種有遺倫常的事。
連自己都不知道哪來的力氣與莫名的憐惜,塔矢吃力地舉高了被束縛的手,原本想撫上男子的眼睛的動作卻因過於模糊的視線而脫離了軌道,指腹最後落了在對方的額角上,竟有種蒼白的觸感。
為什麼曾為他所羨慕的純粹變得那麼混濁。
曾幾何時,那被陽光所眷顧的孩子蛻變成如今近乎暴戾的青年。

當雙手被粗暴地重新壓回床上時,塔矢絕望地閉上眼睛。

继续阅读

ABOUT ME

greenbird

名.greenbird
暱.
性.雌性.WS攻
日.1990/01/12
愛.畫畫.寫作.意淫
癖.小亮.自戀.腐女子.花痴
萌.棋魂光亮.DGM 亞神.NARUTO 鳴佐.主角總攻大愛
宗旨.major 去死

Extra

HITS

HAˇAKˇNS

WS さん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