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棋魂光亮同人】宮孽 - 01(R15)

古代架空,R15,H 有,慎入。






01*慟
事情的始末恐怕誰都說不清。
當時一片窗明幾淨,孩子與孩子單純地下棋﹑複盤﹑鬥嘴。
如今滿室淫穢糜爛,少年與少年扭曲的交媾,只剩得瘋狂與屈辱。
“嗯…停﹑停止啊……”
破碎的句子從緊咬的唇間拼出,塔矢已經無暇理會身體誇張的晃動。柔順的青絲散了一床芳華,他掙扎,手腕處鮮明的疼痛感告訴他,被綑綁的位置已經被磨損了。
然而身上的男子並沒有因他的話而退讓絲毫,相反更用力地撞擊他的軀體,使前一刻還在掙扎的他一下子攤軟下來,接踵而來的是熟悉又陌生的快感。
“嗯啊……”
縱使極力壓抑,呻吟聲依然破口而出;那早已發洩多次的慾望亦再一次抬起頭來,前端更是汨汨滲出晶瑩;即使視線早已被情慾與淚水模糊,塔矢仍清晰地看到,那在雙腿間直立的性器明明白白地道出了他的渴望。
尊嚴。在這種時候,他竟可悲地想到了這個詞彙。
當看到塔矢的身體誠實地宣示出渴求時,男子倏地放緩動作,嘴角勾起了弧度:“亮啊……”
聲音甜膩而誘惑,卻教人無法忽略隱含的殘忍與嗜血。男子欺身上前捕捉身下人唇上的甘甜,突如其來的舉動使塔矢的腰部以不自然的幅度彎曲,造就了他們更深的交合。
“嗚﹑嗯嗯……!”
無視於對方因這種種而發出的痛苦呻吟,男子的舌肆意地在他口中翻滾,過多的唾液沿著脖頸完美的曲線下滑,所到之處皆佈滿了紅痕,有些甚至已經發紫。
──即使態度再怎麼屈強,這副軀殼還是忠於人類最原始的慾望吧?
他的尊嚴,早在太子光當著朝庭文武百官說要保住他這個死囚時蕩然無存了啊--……
暈眩的吻在唇上突然傳來的疼痛與腥鹹下結束,塔矢吃痛地皺緊了眉心,迎上的是男子如偷腥的貓般舔著嘴角的血跡,戲謔的笑意隨之傳到耳際:
“你現在這副模樣,不知被在九泉之下的塔矢夫婦看到會怎樣?”
“住口!”塔矢幾乎是反射性地吼出來,男子亦因他的憤怒而靜止了律動。瞬間的靜默使塔矢身體的顫抖更為明顯,當視線對上男子臉上的漠然時,他不由得地感到心涼了一大半。
然而事情並沒有如他預料般出軌。難得地,男子並沒有因他的話而生氣。
“你這張嘴還是呻吟的好。”唇上再度添上魅惑的弧形,不給對方多餘喘息的機會,男子重新加快抽送的速度,把這場凌辱的性愛推至最高峰。
“啊﹑呃啊…”眼角再次不爭地逸出淚光,於上方跳躍的流金此刻顯得無比刺眼。
幾經辛苦,塔矢艱難地吐出自已的疑問:“為…什麼?……”
為什麼曾經自以為熟悉的人變得如此陌生,為什麼曾經視以為一生的對手要對他作出種種有遺倫常的事。
連自己都不知道哪來的力氣與莫名的憐惜,塔矢吃力地舉高了被束縛的手,原本想撫上男子的眼睛的動作卻因過於模糊的視線而脫離了軌道,指腹最後落了在對方的額角上,竟有種蒼白的觸感。
為什麼曾為他所羨慕的純粹變得那麼混濁。
曾幾何時,那被陽光所眷顧的孩子蛻變成如今近乎暴戾的青年。

當雙手被粗暴地重新壓回床上時,塔矢絕望地閉上眼睛。

塔矢醒過來的時候,窗外已是一片火紅。
他嘗試坐起來,卻發覺全身都酸痛得無法動彈。在視線終於找到了焦點時,已見明女宮坐到旁邊的椅子上,近處則放置著一盤熱水。她沾濕了白布,然後細心地為臥在床上的他擦拭著臉頰。
“水的溫度適宜嗎?”
動作很輕很輕,溫熱的水透著溫柔的味道。塔矢微微地點了點頭。
當溫暖濕潤的感覺移至手腕處時,他不著痕跡地別過臉,問:“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對於塔矢視線上的逃避,明女宮無意深入探究;看著手腕上的傷痕已比初次看到的時候黯淡,她幾不可聞地舒了口氣,女聲特有的溫柔聲線如實回答:“回公子的話,今天是正月初八,酉時了。”
塔矢努力搜索著前一次清醒時究竟是何許日子,明女宮的聲音卻在此時再度響起:“公子,您肚子應該餓了吧?明兒這就去交帶御膳房準備。”說完就要離開廂房。
盈盈身姿逐漸遠離,塔矢總覺得這個名為明的女宮與皇宮裡的任何人都有那麼一點不同。
她恭敬﹑規矩﹑心思細密,是個很討人喜歡的女孩;言行舉止間卻不無秀氣﹑得體﹑溫柔,反覺無言的悲慟,那份無意間傾瀉的憂傷在她看著自己時尤其明顯。
那種眼神絕對不只是憐憫,然而塔矢卻無法完全看清其中所包含的情感──始終不能妄想完全看透一個人或一件事情,一如當時。
自以為是,往往把人推上絕路。
當少女的身影快消失在視線裡時,塔矢聽到自己啞聲道:“不用了。”
懸在門檻的步伐被收回來,明女宮回過身子,臉有難色:“公子,太子光在臨走前吩咐過要明兒看顧好您的身子,您昏迷的這兩天都沒東西進肚,怕是有何差池,明兒是擔當不起的。”
見對方只是微皺著眉宇而並無妥協之色,明女宮繼續勸道:“明兒就儘管拜託御膳房準備些小點,或許到時公子就會有胃口了吧?”
帶著一個恬淡的笑,明女宮在塔矢再度拒絕前,踏出了廂房。

桂花的味道洋溢滿室。
那是一種懷念的味道,那是一種恆常的溫柔。
在眼睛再次睜開時,他幾乎以為自己回到了那個在母親懷中撒嬌的年代。
即使孩提時的自己不常有那樣的舉動。
思緒依然有點渙散,塔矢望著少女的身影,聲音若有似無:“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桂花糕?”
專心地把精緻的糕點砌成幾小塊,明女宮並沒有因對方的話而抬起頭,“回公子的話,每次明兒為公子準備的膳食您都吃得少,唯獨桂花味的小點不剩,於是明兒就斗膽猜想公子的口味,沒想到被明兒僥倖猜中了。”
明女宮笑了笑,把砌好的糕點呈到對方面前:“公子慢用。”
少女的話與舉動令塔矢想起母親少有的懷抱﹑唱著童謠哄自己睡覺的感覺。
某些深層的思緒被勾起,孩提時的記憶太過模糊,但塔矢依稀記得有那麼一個含羞答答的小女孩低下了頭,看不清容顏;她與自己的一隻手分別被另一名男孩的兩手牽住,當時手心傳來的溫度讓塔矢可以肯定,那是真實存在過的,回憶。
他不受控地睜大了雙眸,少女美好的輪廓直入其中:“你…”
“公子,”有意或無意地,明女宮卻在此時打斷他的話:“怒明兒無禮,公子可以聽明兒一席話嗎?”
一些畫面只來得及一閃而逝,事實上,塔矢恐怕連自己剛才要問什麼也理不清,於是他訥訥地回應:“請說。”
明女宮低垂著眼簾,月華從窗縫處傾瀉而入,在她身上投下恬靜的銀白。
宛如山泉細細流淌的聲音滑進耳際,人間最溫柔的天籟莫過如此。
“太子光並沒有恨你或討厭你的意思,事情會演變成現今的局面…並不是他所想的。”
可惜自古以來的天籟之音並沒指明為所有人所認同。於是話音剛落,塔矢只是淡然地看著對方。
“明兒自知沒立場說話,但--……”似乎並未察覺到塔矢的異狀,明女宮忽地抬眼,在對上他那彷彿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眼睛時,卻欲言又止。
“其實太子光他──”
廂房門卻於此時被推開,打斷了兩人的對話。沒有人通傳,來者只是堂而皇之地闖入,行走時帶動的微風令象徵皇室血統的流金額髮晃晃而動,每走一步盡是君臨天下的氣勢,嘴角上有意無意的弧度透露著主人此刻的心情甚佳──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當朝太子進藤光。
“太子光。”在認清來者時,明女宮隨即下跪施禮,只有塔矢仍半躺在床塌上不為所動。偷瞄了一下太子光的神情,發覺並無異樣後,明女宮暗暗慶幸剛才的話並未傳到話題主人的耳中。
進藤此刻的心情很好,因而並無意執著於塔矢對他的無視,他只是稍稍揮了揮手命明女宮退下,而後慢條斯理地走到床邊。瞥見塔矢手中的糕點時,話中透著隱約的笑意:“亮還是那麼喜歡吃桂花糕啊……”
然後他以手抵住塔矢的下頷,強逼他正視自己;另一手則端起盤中其中一件精緻的糕點並遞到對方的唇前,嘴角的笑意更濃了。“嘴巴張開。”
塔矢對於進藤突如其來的興致甚是廢解,想要別開視線,無奈下頷被擒得生痛,他最後還是順從地張開了嘴唇,迎上眼前的食物──與面前的男子抗衡,到頭來理虧的只會是自己。
看著塔矢小口小口地把他手中的東西吃下,乖順的模樣令進藤有一絲的優越感;白皙脖頸上的喉結因吞嚥的動作上下移動,竟有種說不出的誘惑。於是當最後一口糕點都落入塔矢的嘴裡時,進藤不偏不倚地吻住了那片淡紅的唇瓣。
“嗯……”塔矢為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微皺著眉頭,雙手下意識地推拒著壓下來的身體──縱使他知道這只會徒增對方的征服慾。
果不其然,進藤一手托著塔矢的後腦不讓他逃脫,桂花的味道於後者的口中漫延開來,其清香之迷醉令進藤更深入地探索內裡的餘韻;另一手滑到塔矢的腰側,純熟而快速地解開腰帶,手毫無預兆地探入其中,撫摸著衣物底下纖細的肌膚。
“嗚嗯…”感到腰間的動作,塔矢反抗得更厲害;唇被封住,他只能發出嗚咽般的低吟。
成功地捕捉到對方眼中一絲的慌亂,進藤滿意地放開了塔矢的唇,然而手上的動作未見停止,反而變本加厲地沿著那完美的線條一直往上愛撫。欣賞著對方漸漸泛紅的膚色,進藤玩味地勾起了嘴角。
“剛剛你們在說什麼?”
塔矢可悲地發覺這慣了情事的身體竟受不了一點點的挑逗。他屏住呼吸,極力壓抑呼之欲出的呻吟,原本就使不上力氣的四肢因逐漸高漲的情慾而更顯渙散,欲想阻止對方的舉動不見效果,反而多了份欲拒還迎的味道。
以手盤開已見寬鬆的衣領,任其隨意地掛在主人的手臀上;進藤欺身啃咬著塔矢的頸側與肩膀,指腹來到他微微挺立的花蕾附近,極為曖昧地在乳暈處畫著圈。見塔矢無意回應自己,進藤繼而舔咬著他的耳垂,不厭其煩地道:“說。”
畫圈的範圍愈縮愈小,指腹最後落在乳尖上,對方的身體傳來的顫慄教進藤壞心地略施壓力揉掐著那點。
“啊!…”塔矢倒抽了口氣,見進藤沒有放過他的跡象,他盡量吐出一句完整的句子:“我﹑嗯…我不知道……”
“不肯說?”語氣明顯比之前僵上三份,進藤的手忽爾往下移,在塔矢仍未反應過來時迅速脫下他下半身的衣物,強行拉開他的雙腿,大有一舉侵入之意。
一連串的動作不過是幾秒之間,塔矢被嚇得抓緊了對方的手肘,“我是真的不知道明女宮要說什麼!”
幾乎是下一秒,無法遏止的笑聲自進藤的口中逸出,一點瘋狂。
“你就那麼害怕我?”把自己的身軀更深埋於塔矢的雙腿之間,進藤欺上前把玩著對方的髮絲,如此問道。
塔矢無法理解對方為何而笑,但無可否認地,面對這樣的進藤﹑剛才那琥珀色的瞳孔裡略過的嗜血,他著實地感到恐懼。
──其實太子光他從來最不想傷害的,是公子您。。
突然想起明女宮臨走前的話,塔矢想哭。
然而進藤並沒有給他多餘喘息的機會。眼見塔矢沒有全心隱瞞的嫌疑,他亦無意猜想,兩手開始撫摸著塔矢大腿內側的肌膚,卻刻意地避免要害。
“啊……不……”塔矢嘗試合攏雙腿,無奈遍佈全身的騷麻感令他根本使不上力,他只能以言語宣示自己無謂的掙扎。
於是進藤理所當然地無視了他的抗拒,手覆上他已然勃起的慾望,難得溫柔地按壓著。滿意地聽到塔矢難耐的呻吟,進藤緩緩道出他心情極佳的原因:“父皇的大壽將至,我已經想好要送什麼給他了。”
“啊﹑呃啊……”快感一波接一波地襲來,從塔矢口中逸出的呻吟亦越發放盪。
“在那天,我要你喧賓奪主。”
在塔矢的意識尚未完全渙散之前,他聽到進藤如是說。







待續




近來生活太無聊,發覺這裡都只貼我的文圖囧...(第二個鮮網嗎- -...)
嗯暫時就是這樣。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greenbird37.blog126.fc2blog.us/tb.php/5-b418b2d4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ABOUT ME

greenbird

名.greenbird
暱.
性.雌性.WS攻
日.1990/01/12
愛.畫畫.寫作.意淫
癖.小亮.自戀.腐女子.花痴
萌.棋魂光亮.DGM 亞神.NARUTO 鳴佐.主角總攻大愛
宗旨.major 去死

Extra

HITS

HAˇAKˇNS

WS さん

BBS